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运河开发区报 > 文化名人 > 正文

“白面嘴” 的故事考察记

  “白面嘴”这一地段,现在德州籍的人知道的并不多,但在运河德州段沿岸却广泛流传着这样一个古老的故事:清代中期的一天早晨,一位赶车人在德州运河西岸一带赶着一架花轮牛车自南向北来州城面食店送面粉,走到一运河转弯处时,突然发现运河大堤有一处管涌,河水顺其涌出河道向堤下流去,赶车人惊出一身冷汗,有句古语“蝼蚁之穴可溃堤千里”,如不及时堵住,一旦决堤,堤下的百姓、家园及其待收获的庄稼将荡然无存,情急之下,这位好心人一咬牙把车上大袋白面全部塞进管涌,临时堵住了水流,随后他叫来周边百姓进行抢修,这才保住了运河大堤,避免了一场溃堤之灾。人们对赶车人赞不绝口,众擎易举上报当时德州州府,州官下令赔偿赶车人的白面,并予以银两奖励,以此命名此处河堤地段为“白面嘴险工”,以警示后人。河西堤下各村百姓集资送匾以示敬意。几百年过去了,这段动人的故事还在流传着。
  德州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崇德育人之州,在这方土地上流传着众多美好的故事,君子以厚德载物,德州人民更是热情豪爽、重德崇义。赶车人“舍面救堤”的故事深深地打动着我们,研究会会员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文化教育素材,计划进一步搜集挖掘相关资料和线索。董老(董玉水,现年79岁,地方文史学者)率先出马,多次到故事发生地附近的几个村落走访,但终因年代久远,世景变迁,故事发生的确切位置和主人公的相关信息都难以考证,且德州志及周边市县志等对此亦无记载,“白面嘴”这块地段似乎又要成为一个不解之谜。但是这一故事的巨大魅力,驱使我们继续将勘查工作做下去。
  天道酬勤,机会往往在某一角落等待着不懈努力的人。几经周折,我们终于在一些年老村民的口中获得了一丝线索:解放以后,有关部门为加固运河河堤曾在容易决口地段立过石碑,碑的名字似乎就叫“白面口子”,于是我们决心寻找这块石碑,但屡次勘察均告失败。后来大家把获得的资料放在一起具体研究确定了一块位置。去年秋季的一个下午,在董老的带领下,我们再次组织一行十余人上堤搜寻,团队中,年龄较小者20几岁,年长者已近杖朝之年,大家互相搀扶,越沟过坎,终于在荒野中一乱草丛生之处发现了立碑之地,此碑不知何时已经倒塌,封土甚厚,只在野草茂密处露出一角,众人自是欣喜万分,寻觅时的劳累也随之消失。
  经过一番精心挖掘清理,一块较完整的青石碑面呈现在人们眼前,大家分明看到石碑上赫然写着一行正楷大字“白面嘴险工”,这是一块选料上乘,雕刻精细的联座青石碑,碑身体高约1.6米,宽约1米,因埋于土下,得以保存,字迹清晰如初。大家试图将此碑竖立起来,但终因石碑沉重,天色已晚,最后决定与相关部门联系后再行解决。
当时,德州运河河段正在把汩汩黄河之水送往天津,河水以半漕之势向北湍流而去,古老的大运河又焕发出了青春。
  今年德州一些媒体得知了这一情况并参与到考察的行列中。会员们也加快了“寻迹"的脚步。这历史故事既然有出处那这赶车人姓氏名谁?哪里人士?事也凑巧,在一次考察中车陷在泥泞的路上,当时得到一位60岁左右卖瓜人的帮助,后在攀谈中他讲到听本村一位近90岁老人曾经说起过白面嘴的故事,而且本村和这个故事有关。于是按约定几位会员来到了这个紧靠运河的村落——河北故成第三屯。先说为什么这里的村庄是按数序命名的。明朝实行卫所制度,把大批的军队安置在地方上屯田,称之为“卫所屯田”,屯兵储粮,以便军需。《德州志》记载明代德州有一百十一屯,即从桑园北十里到南部的临清附近,共计九百四十里。全是卫所屯兵。清朝建立后,仍沿袭明制,只是把卫所之兵多改为民户,并规定了优抚政策,不服官差杂徭,这样既可以笼络明代屯所军士,又可以利用军户保证运河畅通和防患水灾。直至现在仍延用这些村名,如头屯、第二屯等。第三屯以前属山东德州,1951年国家区域属地划分后属河北故成县。此后,找来几位村里的老先生得知我们的来意后津津有味的讲述起他们孩提时代听到的白面嘴的故事以及记忆里的琐事。通过几位老人的讲述证明白面嘴的故事是真实的。原来明洪武年间建屯时,这里就是一个屯兵的地方,当时是由山西洪洞县迁徙来的军籍户入住。只有金姓、解姓两家,后又增添郭家杨家生活繁衍至今。老人们的记忆中还曾见到郭家杨家的家谱文革时期被烧毁。72岁的李连生老先生讲:白面嘴的故事就是我屯历史上解家人的事。解家是开磨坊的,是一个叫解宝岐的爷爷干的。后来谢家金家再次搬迁,金家搬到德州市里,解家不知去向了。大德大义的故事相传了几百年,这让我们感慨万千。民国《德县志》说德州“北连燕赵,有慷慨任侠之风”正是如此。随后我们在村前村后看到一些历史留下的痕迹,青石的柱台、斑驳的石碑、庙宇的青砖、仓老的门墩、残破的石磨,好像他们都在诉说着什么……。至此,我们凝望着这条古老的大运河,心潮澎湃,她承载着太多的不寻常经历,留给我们太多回味,当下,德州市委提出“以德治州”的文化发展战略,我们相信,“白面嘴”承载的传奇故事会在传承中为德州的文化建设增添靓丽一笔,弘扬德州精神,使道德风尚流溢城乡。重德崇义的德州文化传统将会勉励州城人和后代为这块富庶的土地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张宏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