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运河开发区报 > 文化名人 > 正文

龙王庙的传说

  京杭运河流经德州城南七里铺的地方,向南拐了一个大弯,拐弯的弓背处就是当年运河经常决口的险工段。这个地方有一个叫“王八窝”的深坑,正处在河嘴子上,人们习惯叫他“白龙潭”,深不见底。据运河长年跑船有经验的老艄公讲,用一根长约二十米的篙杆试不到底,用十丈长的麻剪子坠上石头还没测到究竟有多深!由于长年运河洪水的冲刷,河的西岸形成了一片肥沃的河滩地。人们在河滩地上种瓜、种菜,由于水源充足,每年秋季大水过后,种上一季小麦,来年准是一个好收成。
   河滩堤岸上有一个叫田家湾的村庄,村里有户贫苦的田老汉,祖辈租了本村财主“坏红薯”(外号)家的一片河滩地,靠租种地的收入来糊口过日子。这户人家老两口只有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取小名叫“小恣格儿”。每年有两季的运河汛期,先是“麦蒿水”,水过后能种上一季小麦,年景还算不错,除了交租子的钱,还能过得去。年复一年,闺女长到十七八,出落得像一枝花,长长的辫子,大泡子眼,双眼皮,着实吸引了周围各村的年轻小伙儿,都争先恐后地托人来说媒,老两口因为闺女还小暂没答应。河的东岸有个叫于秧屯的村,村里有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儿,经常在河的东岸种地,隔着河经常与姑娘见面,姑娘相中了小伙儿老实勤恳。俩人有时隔着河说话拉呱,时间长了,姑娘就邀小伙儿夜间过河相会,逐渐地俩人就产生了爱慕之情。当父母的看出闺女的心意,就睁一眼闭一眼,时间长了,小伙儿也帮助他们家干活。小伙儿能吃苦,干活又非常麻利。老两口乐得合不上嘴,小伙儿说:“俺叫于显,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独自一人过,给有钱的人家打短工,日子还算过的去。”
    姑娘每次和于显约会,于显过河来的衣服都没有湿过,说走时就如在平地一样过河回家,好像眼前根本就没有这条河相隔。姑娘开始时很奇怪,但又不好意思问,慢慢的也就习以为常了。可这个于显时常告诉她天气变化:什么时候要下雨,什么时候要刮风,而且说的都很准,好像他知道老天爷的心思。
    一来二往小恣格儿和于显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一天于显告诉她说:“今天半夜又狂风暴雨,你要马上告知乡亲们防备着摧毁庄家。”果不其然,半夜狂风暴雨大作,雷电交加,如不是早有防备,大片的庄稼可能倒伏被毁。人们很感激小恣格儿。又过了些天,于显又对她说:“从今天开始,可能有一个多月不下雨。天气突热,正是长庄稼的时候,没雨怎么能行,会影响庄稼生长,你要马上告诉乡亲们早作准备。”人们听了小恣格儿的话,积极地抗旱保苗,平安度过干旱时期。从此,人们更加敬重小恣格儿了,感谢她给这一带的人带来的平安和幸福,把这个聪明伶俐的姑娘成了当地的保护神。
   财主东家“坏红薯”听说,他家佃户田老汉的闺女如此神奇,认为这个女人有仙气,将来必定大富大贵,人出落得又俊,便托人来和田老汉说媒,要娶她做小。田老汉两口说嘛也不同意自己的唯一宝贝闺女去做他的三姨太,更何况这个财东已过六十岁了,老汉更是不愿意这门亲事。小恣格儿又哭又闹地说:“我就是死了也不嫁给他。”老汉摸着闺女的头说:“财东得罪不起,孩子你走吧!到河东去找你的心上人去吧!”趁着月光老两口恋恋不舍的,送走了宝贝闺女,并语重心长地说:“常回来看看啊,别让我和你娘挂着。”小恣格儿含着泪水和父母告别,过了河就到了于秧屯,很快找到了于显,由于俩人早有爱慕之情,当天就结成伴侣,成了恩爱夫妻,男耕女织,俩人相依为命。村里的人看到从小没有爹娘的于显找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做媳妇,都很羡慕,都夸他们是天生一对、地设的一双。田老汉知道后,老两口也很高兴。
   第二年春天,天气大旱,地里的禾苗眼看就枯死了,正值青黄不接的时候,天不下雨,老百姓怎么活啊!于显不慌不忙的对妻子说:“我去办吧!”于显外出三天没有回家,地里的禾苗不着一滴水珠,小恣格儿更是着急。就在这天夜里普降了一场透湿的春雨,人们高兴极了,非常感谢于显,但人们也非常奇怪,小恣格儿也很纳闷,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产生了怀疑。
    有一天,小恣格儿去河边洗衣,看到水里好像有一条游龙,摇头摆尾,白鳞白须,对她十分亲昵,她认为是龙显形了,认定这就是他心爱的丈夫于显。夜里小两口说悄悄话,问于显:“人们议论说你是龙变的,是真的吗?”于显对妻子说:“我说给你我的身世,千万不能对外讲。”妻子答应守口如瓶,就毫不隐瞒得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她:
“原来我是这个龙潭的一条龙,有一年天气大旱,这一方老百姓对玉皇大帝有意见,不再祭祀它。受到人间的指责,被数落的玉皇大帝发了大火,急命我用狂风暴雨祸害这一方百姓,我怎么能忍心作践百姓呢?便反其道而行,普降甘霖,使万亩庄稼得到滋润,同时也触怒了玉皇,犯了天条,他强迫我下凡,投胎于家,生下来没多久,父母就双双去世,孑然一人受到乡亲们的抚养,直到娶你做我的媳妇。”话说到这里,小恣格儿半信半疑地说:“你是什么对我来说已不重要了,我和你是生死相依的夫妻,你如果真的是一条龙的话,就显身叫我看看。”于显无奈地说:“我显形怕吓着你。”小恣格儿说:“咱俩是夫妻我怕什么?”出于对妻子的忠诚,他让妻子盟了誓愿,知道绝不外泄。然后,便先变成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鱼,忽然摇身一变成了一条白鳞白须的银龙,立马腾空而起,围着屋顶转了几圈,最后还原。小恣格儿并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觉得有这么一条能救人脱灾脱难的丈夫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转眼运河又到汛期,洪水滔滔,水位暴涨,满槽的运河水浮漂浮沿,眼看就要决口,两岸人们日夜不停地守护着,巡逻着。并都祈祷着上天千万别降灾。处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妻子对自己心爱的丈夫说:“救救他们吧!不惜一切代价救救这方人吧!”于显表现很冷静也很无奈。妻子说:“如果有办法,我宁愿和你一起去死!”妻子的话感动了于显,他对妻子说:“今天夜里玉皇大帝叫我在白龙潭决口,淹了德州城和周围百里的百姓,如果不听他的话,违背命令,就开刀问斩!”但是爱妻的强烈哀告,使他做出了决定: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当地人造福。并说:“我今晚去一个叫牛角峪的地方,在那里冲出一条沟(后来的减河),将洪水引向大海,绝不使这方百姓遭难。你在家等我的消息,水下去了如果我不回来,你就在河险处点柱乡,烧烧银薄纸,在那等我。”结果三天后,汹涌的洪水下去了,人们得救了,而于秧屯的于显却没有回来。小恣格儿期盼着丈夫回来,按他说的在河险烧香,忽然天上飘来一片白云,下了一阵小雨,人们隐约地看着一条白龙周围的龙驮着小恣格儿腾空而飞,围着德州城和周围的地方转了三圈,化作白云飞到龙潭里去了。
    从此,居住在运河岸边的人们安居乐业。为纪念小白龙,人们在白龙潭的河堤上建了一座龙王庙,坐北朝南,正对着运河拐弯的险工处。庙三间,门上有“龙王庙”的匾,庙里供的龙王并不和其他龙王庙的龙王一样:黑脸红发,凶神恶煞,头戴冕旒王冠的龙王。而供的是一个面白、须白、白衣的美貌少年,据说供的就是救灾的小白龙。 
    每逢运河闹大水,人们便成群结队来庙里烧香,祈祷平安。特别是大旱年景,人们请龙王祈雨,他们八个大汉光着脊梁抬着龙王爷在前,场景更为壮观,一步一停,汗水顺着脊梁沟子往下淌;玉皇庙道士、大寺的和尚,吹着唢呐,敲着锣鼓,拍着钹铙,吹着笙管笛箫;再后面是四个人抬着回龙庙的大鼓,另两人轮流地敲个不停;人们拿着香烛,跟随其后,沿着运河大堤到陈庄西边的北河险祭奠龙王。当地的人叫“镇马屁”。总之,一有天灾便到庙里消灾祈福,香火长年不断。
    运河拉船的纤夫在此可以过夜歇脚,下雨可使人避雨,要饭逃荒的穷人没处住,可在庙里安息。很可惜此庙在民国年间被毁,现仅存遗址,片瓦没留,但白龙潭仍在庙下的运河河道里。运河虽已干涸多年,白龙潭水至今仍清澈见底,白龙潭的传说依旧在传。

(作者:张宏祥)